薛 軍 藝 術 簡 歷

2019-03-01 13:54:00  來源:各界新聞網  


[摘要]這是一部縱觀古今,審視未來發展的專著。他從書法本體,論及美學諸多方面,引人入勝,發人聯想,給讀者一啟迪,值得一讀。此書問世,乃薛軍積學儲寶,酌理富才之成果。...

  


 

  名 家 論 薛 軍

  這是一部縱觀古今,審視未來發展的專著。他從書法本體,論及美學諸多方面,引人入勝,發人聯想,給讀者一啟迪,值得一讀。此書問世,乃薛軍積學儲寶,酌理富才之成果。

  —— 著名書法家吳三大

  薛軍為人忠實、憨厚、熱情、,訥于言而癡于書,屬于那種外柔內剛,為人謙遜為藝狂的人。“文質相合濟以學問”,對理論與實踐的雙重關注,相得益彰,是薛軍成功的關鍵所在。

  ——著名書法家鐘明善

  滿紙云煙多變化, 點撇灑脫筆生華。

  經綸在腹異世俗, 柔剛互濟自成家。

  ——著名書法家雷珍民

  薛軍坦誠的告訴人們,他把書法視為自己的生命,每天都在思考和學習,如何使書法藝術的生命力更旺盛、更強大。薛軍成功的道路,告訴人們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書法家,不但要有書法研究的理論,而且要實現理論與實踐最佳結合。

  ——著名作家 唐博學

  薛軍先生對書法中線的理解,使他在揮毫創作中,線的運動,達到了行云流水、骨力追風、剛柔相濟、方圓適度的美感境界。只有通過線的變化,輕重緩急、精細長短、自由靈動的線型藝術,才能創造出一幅凝重的密度與疏朗的空間相得益彰之書法佳作。細讀薛軍先生的書法作品,尤其是行草書,每一個、每一筆,都是經得起推敲的。我以為,更重要的是,他在線的運動表達上,有著獨特而鮮明的自我表現,那就是線中暗含著一種冷峻,卻透出散淡與率真的真實情性。如果藝術家不是將自己的人生觀、審美、詩文、藝術形式、哲理思辨融為一體,表現出和諧統一,然后“由技進道”,那么,他是很難表現出這種獨有的、唯我的散淡與率真相融合的書法藝術語言。

  ——作家、藝術評論家 蘆丁

  “傲骨紅梅斗雪寒,雍容雅量看牡丹。自謙屈立國花側,君子之風天下傳。”這就是薛軍創作的七言絕句《吟牡丹》,寫出了牡丹的君子風范,展示著他對牡丹的與眾不同的理解。我和他共同玩味這首詩時,薛軍說出自己的見解:“詩以境界為上,有境界自成高格,有境界自成名句。詩如此,書法更是如此。”

  文如其人。薛軍不同凡響的書法藝術,彰顯著他的人格之獨立,學術之深邃,才學之廣博,書法藝術之超凡脫俗。

  “書法家必須具備詩人的氣質,學者的學識,思想家的深刻,哲學家的思辨。”薛軍這話,我堅信不疑。

  ——著名媒體人 文潔

  薛軍先生認為,你只有“提煉”悟出了自己的“線”(點、劃),你才可以成為書法家。否則你就是一個書法愛好者。

  進而他說,這個線有兩個標準,第一要新。要前無古人,“橫”無來者(當代人無有);要有自己的個性。第二要經得起傳統審美的檢驗。線太剛,太直,沒有韻味。剛而直,就不空靈,沒底蘊不含蓄,這不符合道家思想;剛而直,就不中正光明,這也不是儒家思想。所以,他認為線條(點、劃)是一個書法家成熟成功的標志。

  ——書法家、文藝評論家 馬曉安

  薛軍先生多年來經過自己的實踐和學習,將其對書法藝術的創作思想和應該具備的品行道德等形成的認識與感悟,千錘百煉提煉精粹,梳理歸納藝語多多,成為警句或格言,用于激勵自己或教誨學生。先生說,要想成為書法藝術家首先應該具備哲人的思辨,學者的學識。而最為難得的是將自己的人生觀、審美、藝術形式以及詩文融為一體,由此才能表現出高度的和諧統一,以及高雅深邃的藝術境界,才能“由技近道”成為真正的藝術家。他認為,書法藝術是精英藝術,未必是大眾藝術。這是因為書法藝術是大道;通人道,通天道,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最為典型的代表。

  ——知名記者 高春夫

  薛軍兄最著名的就是那句:“線”是書法家成熟和成功的標志。這句話道出了書法藝術千百年來不被人發現的真諦。他說:“線條”充分表現著作者的個性、審美、學問和修養;線雖由心生卻從道來;“線條”是“道”,道只能通過臨習古人的法帖去歸納提煉,或者行萬里路,到大自然中去感悟;“線”是“形而上”的,只能靠悟。我發現薛軍兄對線條的“悟”是與眾不同的,他的與眾不同除了他有一顆發達的腦袋和一個心眼的去包羅萬象里撞火花外,還在于他有著不愿與時人爭高下,只與古人話短長的寬博胸襟和超凡脫俗的高遠志向。

  ——知名記者 鄭宏義

薛軍,字輔圣,號自在廬主,西安市人。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西安對外經濟文化發展促進會副會長、 陜西省于右任書法協會副會長、陜西省書法家協會理事、西安市書法家協會理論委員會主任、 秦嶺黃河書畫院榮譽會長、西安書學院教研部主任,專業書法家、書法理論家,供職于西安書學院。

  書法作品多次參加國際書法聯展,入選多種書法作品集,在全國及陜西各種書法大賽中獲一等獎、二等獎多次,入選全國第四屆楹聯展、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展,榮獲當代名人系列叢書《中國書法成就大觀》書法作品和論文兩項金獎,“世界華人書畫藝術委員會精品書畫邀請展”金獎,榮獲“全球華人書法藝術大展”金獎,“春天的故事·全國書畫名家作品邀請展”金獎,榮獲“陜西百位中青年文化名人”光榮稱號,媒體譽他為“學者型書法家”。曾在《人民日報》、《中國書畫報》、《書法導報》、《書法報》、《時代書畫報》、《陜西日報》、《西安日報》、《西安之窗》、《風云人物》等刊物發表作品數千幅。其書風率真自然,具有深厚的傳統功力,流露出濃郁的書卷氣。并在《書法》、《書畫春秋》(韓國)、《書友》(臺灣)、《書法研究》、《中國書畫報》、《書法導報》、《書法報》、《時代書畫報》等專業刊物發表書論百余篇。電視臺曾多次拍攝、播出他的書法藝術專題片;書論入選《中國中青年書法論文集》、《首屆西安國際書法理論研討會論文集》、《蜀道及石門石刻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參加“全國新十年書法論辯會”、“全國第二屆青 年書學理論研討會”、“首屆西安國際書法理論研究會”。編著有《薛軍書唐詩精選》、《書法發展論》(填補了當代書法理論空白)、《薛軍書法作品選》、《緣起書法》(薛軍文論集)、《西安書法》、《道教文化書畫展作品集》、《首屆陜西省慈善書畫展作品集》,書法學習叢書《勤禮碑》、《曹全碑》等。傳略入選《中國當代書畫家大辭典》、《世界金石書法大辭典》、《百年陜西文藝經典》、《20世紀陜西書法簡史》等辭書。《中國書畫報》《書法報》《文化藝術報》《中國藝術博覽》《風云人物》等刊物均有專題、專版報道,而近年來《書法報》已多達三次對他進行了專版報道,這正是對他藝術實力的最大肯定。

  腹有詩書氣自華

  ——薛軍書法藝術透視

  我和薛軍先生情深意長三十年了。當我忍不住要寫這位著名書法家、書法理論家時,千思百想,感覺唯有蘇東坡的千古名句能概括他,那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

  薛軍善學。一杯清茶,一包香煙,與薛軍談天說地,你會發現他涉學領域很多。說文學、敘歷史、論哲學、談佛學,他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頗有研究。薛軍的知識淵博,來自他的善學。他不僅細讀先秦諸子百家的著述以及《資治通鑒》、《史記》等古代名著,還研讀康德的《實踐與理性的批判》、叔本華的《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等西方哲學名著,甚至廣讀佛學。不知是他的房子太小,還是他的書籍太多,走進他家,你要是不小心,轉個身也會碰翻幾本書。我問他,你既然執迷于書法,緣何把自己埋在書堆里?他答:“書中是否有黃金屋,我不清楚,但書中確實有真知灼見,有美的真諦。書法的造詣不在筆尖上,而是在對萬事萬物美感的認識上。要讓書法表現出思想美,不讀書行嗎?”

  薛軍善思。薛軍讀書,想人想事想規律,辨知識而思書法;薛軍旅游,看山看水看草木,觀風景而悟書法。臨帖臨魏晉,讀書讀先秦,這是薛軍的口頭禪。仔細一想,不無道理,魏晉文人墨客的曠達灑脫、人格獨立,成就了書法藝術的高峰,而先秦是中國哲學思想迸發的時代。因此可以看出,薛軍不管是臨帖還是治學,都是“取法乎上”。善思萬物之美感,善辨百科之思想,薛軍這一觀察思維習慣,使他在書法上不斷創新,體現出外在上的形態美,表達出內涵上的思想美。

  薛軍善著。薛軍不僅是一個書法家,且是一個書法研究者。他的書法論文頗多,還多次參加全國書法理論研討會。其書法論文常在《中國書畫報》、《書法研究》等書法專業報刊發表。其實,薛軍從小就做著當作家的美夢,十七八歲就開始抄詩、寫詩、摘錄名著。他發表過不少散文,舊體詩,并在“關學”等地方學派研究方面撰寫數篇論文,具有很強的獨立學術思考與不同凡響的見解。“傲骨紅梅斗雪寒,雍容雅量看牡丹。自謙屈立國花側,君子之風天下傳。”這就是薛軍創作的七言絕句《吟牡丹》,寫出了牡丹的君子風范,展示著他對牡丹的與眾不同的理解。我和他共同玩味這首詩時,薛軍說出自己的見解:“詩以境界為上,有境界自成高格,有境界自成名句。詩如此,書法更是如此。”

  文如其人。薛軍不同凡響的書法藝術,彰顯著他的人格之獨立,學術之深邃,才學之廣博,書法藝術之超凡脫俗。

  “書法家必須具備詩人的氣質,學者的學識,思想家的深刻,哲學家的思辨。”薛軍這話,我堅信不疑。

  (文 潔 )

編輯: 陳晶

相關熱詞: 薛 軍 藝 術 書法作品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13008241號-1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